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栏目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dyylgfwz.s618h.com
重点推荐剧本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小品,新冠肺炎和
一对一结对帮扶小品《一个都不能
公司同事之间暖心小品剧本《暖心
宣传党建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我奋
脱贫实现致富梦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建筑施工公司娱乐演出感人搞笑小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宣传党建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我奋斗
营养素营销推销业务员搞笑小品剧本
招商公司音乐诗诵读(不忘初心继往开
部队爆笑军人军营搞笑励志四人小品
校园后勤部门小品剧本《默默奉献》
三甲医院评选小品剧本《医院评审》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剧本(火警119
校园老师相声台词剧本《最美教师》
武汉现不明原因肺炎治疗全国战胜肺
乡镇财政所干部小品剧本(中国好干部
超级搞笑古装宫宫廷幽默小品(还珠歪
贪污受贿小品,双规小品剧本(严惩不
关于婚外情短剧本,绿帽子小品剧本《
伟大的祖国朗诵稿,伟大的祖国诗歌朗
酒店餐饮小品,酒店年会服务员小品《
三八妇女节节目小品,庆三八妇女节短
银行类爆笑小品,银行爆笑小品(快乐
政府帮助低保家庭就业改善生活脱贫
七夕创意剧本,七夕小品剧本(最佳美
国家电网变电站检修员工小品(特殊纪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义的元宵节小
解决员工上访为公司困难的小品剧本
过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偿命的小品(
城轨年会表演相声剧本《与城轨共未
公司创立周年小品,庆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铁公司员工年会相声剧本《找媳妇
为了工作舍小家顾大家情景剧本(特殊
公司年会三人群口相声《三狗闹新春
改变黄脸婆形象后走上舞台成为模特
适合公司年会的小品,适合公司年会搞
您当前位置:帝一娱乐官方网站 > 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 涉案短剧剧本 > 疯狗 文学剧本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短剧剧本-涉案短剧剧本   会员:xiaopinjuben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12/31 10:23:39     最新修改:2019/12/31 10:23:39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dyylgfwz.s618h.com 
栏目短剧剧本名:《疯狗 文学剧本》
(原创剧本网)作者:佚名
中国国际剧本网短剧创作室专业代写各种栏目情景剧、电视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疯狗 文学剧本
第二幕
二 检察院办公室
(检察院内,吴赫镇和姜景润坐在折叠椅上,身后放了十几把一模一样的椅子,显得空旷尔清冷,两人距离一开始离得远,后来逐渐拉近。
吴:大韩民国…
姜:吴记者,请小声一点。
吴:大韩民国!
姜:你这是干嘛?
吴:我是想提醒这个监察厅里的人,这里是大韩民国!是有王法的大韩民国!
(画外:等候的人请安静一些。)
姜:我知道等了一上午了,你不开心,但是你这样大喊大叫也无济于事啊!
吴:这不是正常的等,这些官僚根本就是什么都不想办!
姜:可是我们只能等,不然…
吴:够了!三次了, 我们递交材料,来来回回,来来回回!三次了,这些吃公粮的家伙好像除了泡茶看报,什么本事都没有。
姜:我也像你这么抱怨过,但是都没有用。
吴:(把位子挪到了姜身边)不会没有用,我的老师孙石熙,一直让我们坚定这个信念,记者是这个世界的无冕之王,只要我们坚持,一定会看到真相和正义。
姜:孙石熙前辈原来私底下也这么一本正经。
吴:什么意思?
姜:四十几岁,有钱有名,平时一本正经,其实私底下要多乱有多乱,我以为这个年纪的男人都是这样。
吴:你们娱乐记者是不是都这样狗仔队性格?
姜:唏,不要看不起人了,这和狗仔没有关系,我也不是狗仔。
吴:你不要以为谈过几个年纪大一点的男朋友,就可以对我们所有男人指指点点。
姜:我爸爸就是这样的!很早就离开了我和妈妈,同别人的男人过去了。
吴:男人?
姜:不可思议吧?他只会每个月给我寄钱,我对他的印象,还不如10000元上面的世宗大王熟。
吴:孙石熙老师可不是这样,他是我认识的人里面,少见的有理想和信念的人。
姜:现在这样表里如一的人少了啊。
吴:是啊,这些偶像组合,是年轻人的榜样,如果他们都吸毒,组织卖淫,我不敢想韩国社会会变成什么样子。
姜:说真的,我以前还很粉李胜利,我家还有他的海报,一开始,我真的不愿意相信,可是事实又打醒了我。
吴:我们一定可以找到真相。
(办事员踱着步子上场,坐到观众的背面,并不让观众看见脸。)
办事员:296号先生,296号!
吴:倒霉的号码没有好事。(世越号死亡人数)
姜:(起身向前)办事员先生,炎日夜店陪酒的事情,有进展吗?
办事员:请您退回到自己的座位。
姜:哦,好的,抱歉!
办事员:你们提交的材料,我们各个部门都审阅过了。
吴:结果如何呢?
办事员:我们的检察官们认为证据不足…
吴:什么是证据不足?李胜利的夜店让这些作为练习生的小女孩陪那些政客商人,这简直是半公开的秘密!
办事员:296号先生,请你退回去,嚷嚷什么啊?
吴:我姓吴,我不是什么倒霉的296号先生。
办事员:在这里,这是规矩,296号先生…退回去。没有什么公开的秘密,你小心诽谤,证据不足,就这样。
吴:好的,我闭嘴,你看看,这就是大韩民国!
姜:办事员先生,这不是一般的事件,这件事情非常严重,是关系到…
办事员:决定!就是这样!
吴:我们走!我们一定可以查出真相。
姜:气死人了,他们睁眼说瞎话!
吴:大韩民国的检察官,良心大概都喂鱼了吧。
(办事员提着折叠椅子下,检察官上,坐到最后一排。)
李政民:说话太绝对了,会咬到舌头的。
吴:你是什么人?
李振民:我看你们在这里坐了一上午了,为什么走了呢?
姜:没有人愿意相信我们的话,大概都觉得我们是想出名想疯了的记者,您也不例外,再见!
李振民:那可不一定!也许我有兴趣了解一下你们想出名的事情。
吴:你是谁?
李政民:吴赫镇记者你好,我是大韩民国检查厅的检察官李政民。
吴:你好,你是来像我解释为什么不提交起诉的理由吗?我觉得不必了。
李政民:呵呵,好小子,口气挺硬,我告诉你,检察院不起诉,是因为证据环缺失,你们只有军火商的线索,大军阀的线索呢?
吴:大军阀的线索?你是说,你有这件事情的幕后真相?
李政民:我个人正在查乐天集团的问题。
姜:乐天集团?你说你找到乐天集团贪污的证据了?
李政民:是的,炎日夜店和乐天集团脱不了干系,我还发现乐天集团和李胜利有一个秘密协议!
吴:谁?
李政民:一个游走在乐天集团和炎日夜店中间的人。
姜:我知道了,是宋佑硕!他是和乐天集团签了代言合同的艺人。
吴:也是炎日酒店的股东。
姜:这是一个关键人物!据说,他和乐天集团的总经理:辛东彬!关系很不一般!
吴: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姜:啊,唏!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被称为狗仔队了吧?
吴:你不是说你不是狗仔么,有两下子啊,臭丫头!
姜:别瞧不起人了,以后还有更惊喜的呢。
李政民:这方面我们证据不足,还不能起诉,我相信你们可以查到。
吴:辛东彬!我们应该去会会这个大人物。
李政民:吴记者,我会全力帮你调查这件事的,相信我!
 
三:内 乐天公司办公室
(辛东兵办公室,吴赫镇和姜景润被助理引进来,助理随即退下。辛东兵正在接见两个女练习生,两个孩子显得很兴奋和感激。)
辛东兵:所以,练习生大赛还要拜托你们啊。
练习生1:感谢社长的信任,我们一定会努力的。
练习生2:社长先生,这次比赛,我们可以出人头地吗?
辛东兵:你们不仅可以出人头地,未来还有你们想不到的惊喜。
俩练习生:谢谢社长先生!我们先回去了。
辛东兵:等等。(拿出两支高尔夫球杆)送给你们,没事去玩玩,很有意思。
练习生1:谢谢!谢谢社长!
练习生2:我们会努力练习的!
(俩练习生下,吴赫镇和姜景润上。)
吴:辛东兵社长,看来您忙得很。
辛东兵:没有,都是尽一点社会义务,两位请坐。
(吴赫镇和姜景润坐下,辛东兵也坐下。)
姜:辛社长,我们做个自我介绍,我们有事情,想请教您。
辛东兵:不用了,我认识你们,吴赫镇记者,JTBC记者,做了十几年社会新闻,姜景润,SBS,主攻社会新闻,最近五年,成了娱乐记者。
姜:看来辛东兵社长功课做得不错么。
辛东兵:我的个人习惯,呵呵呵, 我不光知道这些,你们刚刚还认识了李政民检察官。
姜:你怎么知道?你想干什么?
辛东兵:李政民这个人,倒是有点意思,但是他啊,太年轻,也太自以为是。
吴:既然如此,我们不必客套了,辛东兵,告诉我,炎日夜店到底是怎么回事?
辛东兵:炎日夜店?好像有点印象,这和我们集团有什么关系?
吴:(掏出一张照片)有人拍到你们公司的宋部长和李胜利在炎日夜店见面的照片,看起来,感情深厚啊。
姜:这位宋佑硕部长,在您手下任劳任怨,当狗做马十几年,您该不说不认识吧?
辛东兵:宋佑硕这个人么,你们说的倒是很对,他不仅跟那些夜店的人混在一起,在我们集团,手脚也不干净,我谢谢你们帮我找出害群之马,我今天早上把他开除了,现在人已经滚到美国去了。
吴:你!
辛东兵:不过他临走时,我念旧,还是给了他一笔小钱,20亿,够他花几辈子的。你们记者这么辛苦,挣不了什么钱吧?
吴:辛东彬社长,你是想贿赂我们吗?
辛东兵:不不不不,我没有这么认为,可是我听说姜记者为了探到几个偶像的隐私,就在外面蹲了两天两夜,挣了30万韩元,很辛苦啊。
姜:这是我的工作!我没觉得有什么丢人的!
辛东兵:至于吴记者呢,三十几岁了,还在跑市政新闻,天天为了清理垃圾这些事情跑断了腿,真是有意思?
吴:我们的收入,不妨碍我们的专业精神,请你放尊重点。
辛东兵:我是想告诉你们,在这里,你们就像你吴记者天天跑的垃圾新闻一样,只是无足轻重的垃圾,和那些路边的疯狗一样,没有人会在意你们,可以要有疯狗想咬我,我会让他们再也叫不出声。
吴:我告诉你,就算拼个鱼死网破,就算我是疯狗,我也要将真相告诉那些被你们蒙蔽双眼的民众!
姜:赫镇哥,我们走!
辛东兵:(冷笑)呵,疯狗,我等着。
(吴赫镇收拾东西下场,灯光暗)
 
四: 咖啡馆
(吴赫镇和姜景润再次去了咖啡馆,商讨这件事,姜景润气愤的点了烟。)
姜:现在线索断了,怎么办?
吴:你刚才喊我什么?
姜:什么什么啊?
吴:你喊我,赫镇..哥?
姜:别说这些有的没的,现在到底怎么办?
吴:我们继续查,你SBS那边还有消息吗?
姜:哎。。。SBS的领导已经不让我再查了……
(电话铃响起吴赫镇接电话)
吴:喂,时政记者吴赫镇,您是哪位。什么?(激动)好的,好的好的。
姜:怎么了?
吴:有人让我们去冬县的一个酒馆,她说有非常重要的证据要交给我们。
姜:冬县?那么远?不会有什么问题吗?
吴:去吧,既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我们任何希望也不能放弃。
 
 
五:冬县小饭馆
(吴赫镇和姜景润到了指定的地方,是个冬县小饭馆,里面没什么人,只有一个大妈在做饭,吴赫镇点了一碗五花肉饭和一杯可乐,姜景润什么也没有要,略显紧张的点了一支烟。)
吴:(吃着饭)你不吃点吗?
姜:不了
吴:你好像下午就没吃东西。
姜:我不饿。(点烟)
吴:你很紧张吗?
姜:我什么时候紧张了?
吴:你抽烟了。
姜:那跟我紧不紧张有什么关系?
吴:上次在酒馆你就抽烟了,你好像紧张就会抽烟。
姜:他会不会带人来?他男的女的。
吴:女的,听声音是女的,不知道是不是。
姜:哦。
(一个青年女子走进饭店,和大妈交换个眼神,但是没有说话,离他们隔壁桌子坐下来,他们彼此看了一会,女的摘掉帽子)
金:你们谁是吴赫镇记者?
姜:他。
吴:你就是打电话给我的那个?你到底要告诉我什么?
金恩珠:我是个开手机店的,手里有很重要的证据。
姜:什么证据?
金恩珠:关于李胜利的。
姜:什么意思?那些女艺人的事情真的跟李胜利有关?
金恩珠:不仅仅是有关,不仅仅是有关……
吴:你的意思是,李胜利背后,还有没挖出出来的事情?
姜:把你的证据给我看看。
金恩珠:证据被我藏在安全的地方了,我知道,李胜利和他的朋友都在找我,我要是把证据带在身上,也许就…
吴:那你为什么来找我们?
金恩珠:吴赫镇记者,那天我看了你的报道,我知道…你很勇敢,你说了那些真话,会得罪那些人。
姜:得罪什么人?
金恩珠:最位高权重的人。
姜:再位高权重的人,如果做出了让年轻女艺人陪酒和卖淫的事情,那也没有什么可以赦免他们的。
金恩珠:你们斗不过他们的…
姜:这个证据到底是什么?
吴:你是怎么搞得到这些证据的?
金恩珠:其实我这个手机店,有的时候也会收一些来路不明的手机。
吴:比如偷来的?
金恩珠:大家都这么干,现在光是卖手机、修手机哪里够生活的?但是三天前我收到一台手机,我例行公事检测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一条信息上写着....
姜:写着什么?
金恩珠:李胜利,于是我就点了进去,我也是会看男团消息的女孩子。
姜:所以呢?这个手机是谁的?
金恩珠:他叫朴世延。
吴:朴世延?是什么人?
姜:我知道,是一个退役的偶像,最近似乎没什么消息了,也有说法是去做生意了,谁关心呢?韩国每隔一两年就有一大批偶像会出现,也会有一大批偶像会被人遗忘。
金恩珠:我能看到这个人似乎做起了李胜利和那些女团的中间人,他每天晚上都会组织一些派对,在炎日夜店,都是最高档的那种。
吴:那会非常贵,他有这么多钱?
金恩珠:有人在给他们提供金钱的支持。
姜:是乐天的人吗?
金恩珠:我不确定。
姜:你可以把这些手机信息交给我,我会让这件事情水落石出。
金恩珠:拜托你们了!
吴: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到时候需要用化名来登上电视。
金恩珠:我叫金恩珠,全罗北道的金恩珠,我希望有一天,我的名字不用以化名登上电视。
吴:一定会有这一天的,姜景润记者,你陪金恩珠去备份一下证据。
姜:好,你呢?
吴:我去孙石熙老师那里。
姜:好!
金恩珠:孙石熙老师?是那个大主持人孙石熙老师吗?我特别崇拜他,可以给我要一张他的签名吗?
吴:没有问题,我这就去。
(姜景润和金恩珠下)
吴:等一下。
金恩珠:怎么?
吴:没什么,注意安全。
 
六 电台办公室
(电台操控室,孙石熙被环绕在操控键盘里面,吴赫镇进门。)
孙石熙:你怎么回来了?
吴:前辈!有好消息!有好消息!
孙石熙:有进展了?
吴:有个线人,给了我们证据,前辈您知道是什么证据吗?
孙石熙:嗯。
吴:关于李胜利的,所有在夜店的,他和那些肮脏交易有关的证据!
孙石熙:证据呢?
吴:姜景润记者去取了,对了,那个线人想要一张你的签名照,是你粉丝呢。
孙石熙:(签名)很好,你们做的很好,我要开始直播了。
吴:等一下!前辈,请您告诉我,当年张紫妍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孙石熙: 真相很难,很难,张紫妍的事情,已经没有人能说清楚了。
吴:我怀疑张紫妍的死和炎日夜店事件的主谋是同一股势力。
孙石熙:十年前,我还是记者的时候,我仔细调查过这件事情,她留下的遗书详细写下了韩国娱乐界的黑幕,结果却被检察官认为是伪造的,这个真相摆在所有韩国人的面前,可我们却无法证明它是真的,这是我的耻辱,也是大韩民国的耻辱。另外,我得到消息,炎日夜店肯定和乐天集团有理不清的关系。
吴:可是关键线索,被辛东兵给掐断了,他把责任人开除送到美国去了。
孙石熙:他可以把人送走,但事实会留下。
吴:谢谢前辈,我知道了。我会一直报道下去的。
孙石熙:(拍了拍吴的肩膀)我相信你能做到,真相总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吴:但是对于李胜利这个人,我总是搞不太清楚。
孙石熙:如果你没有答案,你就应该去源头那里。
吴:源头。
孙石熙:光州。
吴:他是光州人。
孙石熙:嗯。
吴:对了,前辈。
孙石熙:嗯?
吴:我可不可以问您一个问题。
孙石熙:什么问题?
吴:您做新闻这么多年,您还有对抗邪恶的勇气吗?
孙石熙:这些事情需要你们年轻人去做,你看我现在这个位置,我顾忌的东西很多,而你不一样,你身上的担子轻,可以放手的去做。
吴:我明白了,前辈!(退出,接电话)什么!姜景润怎么样?金恩珠呢?在哪里!
 
七 医院大厅
(吴赫镇赶到医院,姜景润坐在折叠椅上,吊着吊瓶,身后放了十几把一模一样的椅子,显得空旷尔清冷,)
吴赫镇:姜记者!你怎么样了?
姜景润:我没事,一点皮外伤,可是金恩珠!
吴赫镇:她怎么样?她在哪?
姜景润:还在抢救,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
吴赫镇:是什么人?谁对你们下毒手?
姜景润:不知道,我和金恩珠刚进她家门,就有几个人从我们身后窜出来,我被推到在一边,金恩珠拼命护住手机,结果被他们一棍子击中头部,没有了意识。
吴赫镇:一定那些人干的!他们这些卑鄙小人!
(李政民匆匆赶到)
李政民:姜景润记者,你怎么样?
姜景润:我不要紧。
吴赫镇:姜景润记者被打,我们的一个证人,现在在重症监护室,生死未卜,检察官先生,你一定要抓到这些幕后黑手,他们以为可以无法无天,我们一定可以把他们绳之以法。
李政民:你要相信我们,会有证据的,我相信他们总会路出马脚。
姜景润:可惜我们的证据被他们销毁了,就差一点,就差一点!
李政民:他们不会得意多久的,辛东兵的问题不止这一个,他贿赂政府官员,违法影响政治,甚至我们的国防安全,这样的人,是大韩民国的耻辱。
姜景润:现在怎么办?
吴赫镇:我觉得我们应该去一趟光州。
姜景润:去光州?
李政民:是不是李胜利的老家?
吴赫镇:李胜利的母亲还住在光州,他的父亲去世很多年了,也许他家有我们需要的答案。
姜景润:对了,我做娱乐新闻,一直听说李胜利和他母亲关系特别好。
吴赫镇:我们走,姜景润,你行不行?
姜景润:硒!不要看不起人了。
(孙石熙带着摄影师来采访。)
吴赫镇:前辈,您怎么亲自出来采访了?
姜景润:孙石熙前辈,您很久没有出来采访。
孙石熙:年轻的记者冲在第一线,我们这样的人,也不可以一直待在安稳的地方,今天我作为记者,我想采访吴赫镇记者你。
吴赫镇:前辈,您叫我,吴赫镇记者?
孙石熙:是的,吴赫镇记者,你已经是一名真正的记者。
吴赫镇:好的!孙石熙记者!
孙石熙:对于这次袭击事件,吴赫镇记者你有什么样的观点?
吴赫镇:我身边这位,是SBS的记者,她叫姜景润,她是一名娱乐新闻记者,她关心真相和事实,为了挖掘李胜利背后的故事,她被打伤了,还有一位证人,她叫金恩珠,她是个爱追星,和大家一样的女孩子,她希望得到一张孙石熙前辈的签名照,我给她带来了(拿出签名照)她虽然看起来瘦瘦小小,但她有无畏的勇气,她如今在重症监护室,生死未卜,同样的,还有很多人,一些怀揣着梦想要做明星的女孩,她们的美好梦想被一些人面兽心的家伙给摧毁了,这些家伙每天道貌岸然,出现在电视上,出现在报纸中,把持着大韩民国的命脉,却做着祸国殃民的勾当!他们威胁我们,说我们是疯狗,我要告诉他们,无论前方有什么样的危险和威胁,我都会像疯狗一样,继续报道下去。因为我是记者,吴赫镇!
 
八:李胜利老家
(光州的一条老街内,有一栋二层小楼,是李胜利母亲的家,姜和吴敲了敲门,半晌,门打开了一条缝,一个老女人的声音传来。)
李母:现在太晚了,请你们回去吧。
姜:我们想关于李胜利的事情跟您聊聊。
李母:最近有太多的记者找我,我没有什么可以说的,请你们回去吧。
姜:他毕竟是你的儿子!这关乎那么多女性,您怎么可以一味逃避呢。
李:我累了(说罢便关上门,吴赫镇突然重重敲门。)
吴:伯母!如果你还想李胜利可以重新振作起来,你必须跟我们聊聊,我就是最开始爆出这个事件的记者,我叫吴赫镇,时政记者吴赫镇!
(门突然打开了,李母穿着一身清洁服,面容疲惫,对他们欠了欠腰。)
李:刚才失礼了,请进吧二位。
(吴赫镇和姜随李母走进房间,吴赫镇发现李母的客厅很朴素,挂着很多是衣服、个棒球运动员的照片,大概能认出来,那是李胜利的父亲)
李:你们坐吧,我给你们倒一点茶。
姜:谢谢您。
吴:您的丈夫是一位棒球运动员吗?
李:他是个高尔夫球星,也打棒球。屋里挂的这些照片,都是他年轻时候照的,他倒是想成为一个棒球明星,可惜他没有这个机会。
吴:李胜利倒是没有继承他运动天赋
(吴赫镇说完就起身去欣赏墙上的照片了,李母似乎被勾起了回忆。)
李:胜利这个孩子,从体弱多病,他爸爸总看不惯他,他喜欢跳舞,在我们这里会被认为没有什么男子气概。
姜:光州人对娱乐明星有偏见吗?
李:我们这里啊,不像首尔,你们流行的那些东西,这里的孩子看看就好,很少有机会去尝试的。
姜:李胜利出道后,会不会对后来的孩子有影响。
李:会啊,后来连他爸爸都开始以他为荣,我也以他为荣,可……
(说到这里似乎把李胜利母亲,从美好的过去拉回这尴尬的现实。)
李:我始终认为,光州的孩子,不会做那些事情,我们这里当年,可推翻过军政府。
姜:但是您应该清楚,那些女孩子,都是李胜利推下火坑的。
李:你不要跟我说这些,那些轻浮的小女孩子, 是她们自己贪慕虚荣,她们要不是自己想,我家胜利还能把她们绑了去吗?这孩子是个老实人,不会做生意,我让他不要经营夜店这种生意,都是他得罪了人,被人陷害了。
姜:(冷静的拿出照片)但是,检察院的证据,这些迷幻药都是李胜利授意的,他和您想象中的好孩子可完全不一样。
李:你们为什么要逼死我的胜利呢?他一步步走到今天,你们知道有多么不容易吗?
姜:那些女孩呢?那些刚刚踏进娱乐圈,甚至刚刚成为练习生的女孩呢?谁在逼死她们呢?张紫妍呢?她是怎么死的?又是谁逼死了她?!
李:够了!够了……你们有本事大可以把胜利给抓起来,你们来是为了什么?是为了羞辱我这个老太婆?看看一个母亲可以可怜到什么程度吗?我告诉你们,不管胜利做了什么,我始终是他的母亲!始终都是!请你们出去!出去!
(李母站了起来,激动地浑身发抖,姜景润 目瞪口呆,一时不知道接什么话,但是吴赫镇,拿了书桌上的一张照片。)
吴:请您冷静一点,我们来不是同您吵架的。
李:你们记者都会这么说,你们记者是什么好东西吗?你们不过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狼,你们就盼着这些名人倒台,你们好有最好的新闻报道,头条!不是吗?
吴:您发完火了?我可以说话了吗?
李:请便。
吴:这张照片里的人您认识吗?
(照片里是李胜利同一个中年男子的合影,看得出来有一些年头了,至少七八年前拍的。)
李:具体是谁我不知道,这是几年前胜利还没有走红的时候,有次回家摆在家里的,我也没有问,若不是什么大官,就是什么显赫的人物吧?
姜:这不是辛东彬吗?
李:谁?
吴:这是乐天集团的社长,辛东兵。
李:那是个大人物。
吴:是啊,他们是我们大韩民国最强大的五个企业之一,这五个企业,占据了整个韩国超过百分之四十的经济产值。他们是比总统更具有权力的人物 !
李:这和我们家胜利有什么关系呢?
吴:因为李胜利不过是他们的一个白手套而已,李政民检察官已经找到了这些财团的犯罪证据,他们利用像李胜利这样的成名艺人做幌子,让那些相当明显的女孩成为他们发泄私欲的工具。
李:我不相信,他们是整个国家的根基啊。
(姜景润拿出一个袋子,袋子里是遗书。)
姜:您恐怕不会认识,这是张紫妍的遗书。
李:我知道,这封遗书电视上是伪造的。
姜:(冷笑)是伪造的?这个国家还有什么是不可以伪造的?您说的那些国家根基,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颠倒黑白,连总统他们都可以控制,何况一个李胜利?
吴:你们家李胜利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想救李胜利,就要把背后操作他的那些人给挖出来!
李:孩子这不是你们能办到的事情,更不是我能办到的事情。
吴:您可以办到!我需要您站出来,2009年,李胜利他们刚刚走红时,辛东彬让他的手下宋炳国来找过李胜利,当时李胜利就在家。您在场吗?
李:哦,我有印象,是宋部长,是他牵头出资让我家胜利开的夜店,是他,还有一个协议呢,他当时说因为明星开夜店比较敏感,让我们不要拿出来。
姜:在哪里?
李:就在我的小匣子里,我从来没有拿出来过。
吴:伯母,您为您的儿子争取到了机会!
李:我只想他平平安安的。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dyylgfwz.s618h.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帝一娱乐官方网站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304sun.com XSB658.COM 958sj.com 520jbs.com 158jbs.com
518sunbet.com 581tt.com 77sbsg.com 911XTD.COM XSB718.COM
689psb.com 133TGP.COM 1115117.COM 358PT.COM 987DC.COM
8AKS.COM 591ib.com 866TGP.COM 317SUN.COM 66sbmsc.com
{$UserData} {$CompanyData}
网站地图 彩八下载 必赢 帝一开户
申博亚洲客户端 申博最新网址 菲律宾申博娱乐网官网 申博提款最快
pc蛋蛋官方网站. 申博在线微信充值 大富彩票网上海11选5 11.637msc.com
必赢备用网址 彩八手机app 必赢备用网址 必赢登录
必赢导航 彩八下载 茗彩现金网 必赢现金网
304sun.com XSB658.COM 958sj.com 520jbs.com 158jbs.com
518sunbet.com 581tt.com 77sbsg.com 911XTD.COM XSB718.COM
689psb.com 133TGP.COM 1115117.COM 358PT.COM 987DC.COM
8AKS.COM 591ib.com 866TGP.COM 317SUN.COM 66sbmsc.com